黎江

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

我隔一段时间就会想起白玉堂,其间会淡忘,但必会不定期地把存的图文翻出来看看。似乎已成了习惯,会自然发作。其实很喜欢很欣赏么?仔细琢磨似乎又算不上,只是从小阅读的故事便记忆深刻,已变成了自己成长经历的一部分。
看着这个鼠标垫,实在是太喜欢,12年去梅兰芳大剧院看国家京剧院复排《大破铜网阵》的赠品。我固执地认为:这个本就脱胎于曲艺戏曲的故事,还是要由戏曲形式来演绎最地道。而且我特别喜欢听武戏演员唱昆腔,从很小时就喜欢。
看到那张排练时张春华老先生给年轻演员说戏的照片,忽然觉得感动。他在开戏前上台,颤巍巍地为观众讲述这出戏的源流,国京复排这出戏对于武戏传承的意义,听来仿佛能感受到1879年《三侠五义》成书那个年代的气息,那也是京剧步入成熟期的时代。
看这出戏,尤其喜欢颜查散与白玉堂执手相看时的念白:你我乃患难之交,布衣兄弟……这种时刻总是忍不住感叹戏曲的神奇,演员使用最程式化的表演,却能深深拨动观者的心弦。
最后两张的展昭是上海京剧院排的一出新编包公戏里的,不多见。(图源皆见水印)
又想起我曾经的困惑,三侠五义与黄天霸故事产生的年代背景皆差不多,在特殊年代里又同样遭禁毁,其后的流传手段却为何产生了差异?三侠五义故事多见于影视,原来丰富的戏曲剧目已近失传;黄天霸故事影视并不常见,但至今仍活跃在戏曲舞台上。也许是黄天霸故事经京剧名角演绎较多,其间传承了更多的武戏绝技好玩艺儿吧~~

评论

热度(6)

  1. 迷糊圣人黎江 转载了此图片
    非常非常纠结的要不要推这部戏?这部戏不是三侠五义内容,是根据三侠五义的续书同人小五义里大破冲霄楼的章